網站LOGO
首頁 > 新聞 > 電子部件 > 原材料價格“漲”勢洶洶 零部件企業能否“淡定”下去?

原材料價格“漲”勢洶洶 零部件企業能否“淡定”下去?

來源:亞洲新能源汽車網-編譯 瀏覽次數:344 發布日期:2021-03-12

2021年開年,從新冠肺炎疫情中逐漸復蘇的汽車行業卻再次經受著一場“洗禮”,上游原材料漲價、供應緊張席卷而來,牽動著產業鏈上下游企業的心。

“今年1、2月原材料已經普遍上漲3%左右,預計3月還要繼續。”北京飛揚盛世商貿有限公司總經理袁飛向《中國汽車報》記者坦言。

“今年公司采購部門的年終獎,恐怕要泡湯了。”某整車企業的一位相關負責人向記者說。

雖然市場上原材料價格震蕩屬于常態,零部件供應商早就不再感到意外,但全球疫情未消,經濟增長乏力,它們還能一如既往地“淡定”下去嗎?此次上游原材料“漲價潮”對中下游零部件企業究竟有著怎樣的影響?

? 車輪上的漲價“博弈”

事實上,自去年年底以來,“漲價”就成為了零部件行業的高頻詞。

在原材料集體漲價的壓力下,輪胎領域率先“響應”,包括正新、米其林、佳通、中策橡膠、賽輪、風神、玲瓏、倍耐力、瑪吉斯等在內的80多家中外輪胎企業先后發出產品漲價通知,上調部分產品價格。

眾所周知,上游原材料對輪胎的成本影響很大,輪胎行業在“漲價潮”中更是首當其沖。“橡膠屬于期貨,原材料價格波動本身就比較嚴重,而此次漲價除了橡膠本身外,又疊加炭黑價格上漲等多重因素。”袁飛告訴記者,工程輪胎、特種輪胎一般是下單生產,隨著疫情的逐漸緩解、企業逐漸復蘇,卡、客車輪胎的漲價與國外疫情關系不大,但乘用車輪胎受影響較大,產品一度出現緊缺,影響了供需平衡。

經歷了多年的摸爬滾打,袁飛對輪胎價格的漲漲跌跌早就習以為常了。對于此番“漲價潮”,他表現得十分淡定。袁飛表示,每隔一到兩年,輪胎價格就會出現一次波動,總體漲幅保持在15%以下。

不過,在波動的市場中,如何囤貨依然是輪胎經銷商們的一門“必修課”。備貨多了怕賣不出去,不備貨又怕繼續漲價,以往的輪胎經銷商都經歷過這樣的兩難局面。“現在,經銷商很少有以往大量囤貨的舉動了,一般就是跟隨市場行情備1~2個月的貨。”袁飛說。

? 三電系統在“漲”難逃

記者注意到,近期,原材料價格上漲也開始在動力電池行業蔓延,不少企業相繼發布產品價格調整通知函。

鷗瑞智諾能源科技(北京)有限公司總經理盧祥軍表示,由于受大宗商品漲價的影響,動力電池的原材料隨之“水漲船高”。據公開數據顯示,今年年初以來,上游鈷、鋰、鎳、銅、六氟磷酸鋰等的價格均呈持續上漲態勢,供應明顯緊張。

不過,目前來看,部分原材料價格上漲對頭部企業影響的程度相對較小,其產品價格暫時穩定。“目前,動力電池漲價尚處于可控范圍內。”國軒高科相關負責人向記者表示,由于采取提前鎖定價格的戰略合作模式,再加上產業規模化與成本控制,如提升產能利用率、合格率、技術改進、管理優化等一系列途徑降低生產成本,他們在一定程度上對沖了原材料漲價帶來的影響。    在電機行業,漲價的趨勢也已顯現。目前,新能源汽車驅動電機所用的原材料都呈不同幅度的上漲,且似乎比以往來得更加猛烈。據了解,稀土永磁材料、鋁、冷軋鋼、矽鋼片等原材料,占據驅動電機制造成本的80%以上。

對電機電控企業而言,原材料價格上漲無疑意味著巨大的成本壓力,其盈利或受到較大影響。電機行業多位人士向記者表示,上游鋼材、銅材等原材料價格的上漲對電驅動系統的制造成本有較大影響。甚至有人直言:“2021年,恐怕又有一批電驅動企業要撐不下去了。”

原材料價格直線上漲,無疑是往部分電機電控企業的“傷口上撒鹽”。伴隨原材料的不斷漲價,短期內多數電驅動企業恐怕仍然難以擺脫虧損的局面。根據多家電機電控上市公司的最新業績報告,IGBT等電子元器件市場價格變動明顯,同時還存在原材料供應緊張的風險,未來的盈利或受到較大影響。

? 疫情影響致供需矛盾突出

從輪胎到動力電池再到電機,原材料漲價的“蝴蝶”翅膀影響著整個汽車行業。包括芯片、輪胎、輪轂在內,不少零部件先后因供應短缺而出現的漲價、斷供等問題,使得下游的整車企業承壓。“牽一發而動全身”,不同汽車供應鏈層級產品漲價的“多米諾骨牌效應”顯現。

“目前,價格上漲主要源于終端需求旺盛,而上游供應不足導致原材料價格上漲。”國軒高科相關負責人認為。

由于控制疫情得力,國內汽車市場快速復蘇,終端需求增長,主流車企銷量回暖,中國成為全球汽車市場的重要增長極。但與此同時,在供給方面,疫情在海外市場的持續蔓延,讓很多工廠產能吃緊,加之物流渠道不暢通,使得物流成本一路高漲。從這個意義上說,供應側產品短缺導致的漲價,幾乎不可避免。

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國際市場研究所副所長白明表示,疫情疊加原材料價格波動的周期,包括銅、鋁、鋼鐵在內的上游原材料供應都受到了沖擊,而汽車行業又是使用原材料的“大戶”,幾乎很難找到替代。因此,汽車行業受到直接性、系統性的沖擊。“國內制造業回升顯著,但國外,比如澳大利亞、巴西等地,由于疫情的影響,礦山開工率低,使得銅、鋁、鋼、鐵礦石等原材料供應受限。”他說。

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宏觀經濟分析師則表示:“相比需求端,原材料漲價的風險更值得關注。”他指出,鑒于終端需求不弱,企業的預期有望繼續改善,但當前原材料價格上漲過快,進而加重了中下游企業生產經營的風險,是目前需要關注的問題。

而除了產業層面的因素之外,宏觀經濟的因素則更具普遍性。“全球加快疫苗接種后,經濟復蘇預期提高,在流動性極度寬松的情況下,帶動了通脹預期的快速回升。”上述宏觀經濟分析師說道。

對此,盧祥軍表示認同:“目前動力電池漲價,有銅、鈷、鎳等原材料供應的原因,也有‘虛’的部分。這不僅僅反映供求關系,更受到資本運作和宏觀經濟環境的影響。未來,資本的熱潮退去后,‘漲價潮’才有望消退。”

? 企業“分化”效應顯現

不過,在這場市場震蕩中,不同產業鏈層級和供應商所面臨的境況也存在差異。比如,對于頭部動力電池企業來說,強大的議價能力和相對強勢的“話語權”讓它們可以淡定處之,而非頭部企業的日子恐怕就不太好過了。

新能源汽車行業獨立研究員曹廣平認為,目前國內動力電池企業基本分為兩類,一是寧德時代模式,與車企進行股權及戰略合作,能夠大規模獲得訂單,不斷降低成本;二是比亞迪模式,“自產供貨為主,整車搭載帶貨”。在這一市場格局之下,其他電池廠家再想搶占更多市場份額絕非易事。

“主流車企大多入股了動力電池企業,一些規模小的供應商根本沒有訂單。”盧祥軍說。

據記者了解,一些赫赫有名的電池廠商也在市場的“大浪淘沙”中艱難度日。近日,孚能科技2020年度業績快報數據顯示,其營業總收入同比下降53.91%,凈利潤同比下降320%。

另一位不愿具名的動力電池公司負責人也向記者坦言,原來供貨的一些整車企業效益不佳,有些已經停產,公司也在逐步轉移陣地,不再繼續涉足乘用車動力電池產品。

“漲價并不是某一個領域的問題,而是一個行業性和社會性問題。當漲價的壓力達到一定程度時,整個行業都勢必受到影響,這是一個市場行為。”某電機企業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。“比如,頭部動力電池企業,面對整車企業有較強的議價能力,日子會稍微好一些。而對于其他領域而言,很多企業則面臨優勝劣汰的挑戰。危機孕育變革,未來,行業的‘馬太效應’將逐漸顯現,加速國內汽車市場的洗牌。”

在白明看來,產品本身的附加值和所處的生命周期階段是考量因素。“一般來說,體量較大、產品附加值較高的成長期企業,在沒有遇到其他阻力的情況下,成本消化能力較強;但對于處在導入期或衰退期的產品,企業或行業本身就微利,就只能通過向下游漲價的方式維系運營。”    “不同企業的抗風險能力也不一樣。”前述宏觀經濟分析師還提出,如果原材料價格繼續上漲,將造成行業持續分化的局面,惡化中小企業的生產經營環境,甚至可能讓中小企業減產。因此,對于利潤被擠壓的中小企業,應優化流程、控制生產成本,同時,根據銷售情況動態調整生產計劃,避免存貨占據過多資金。

這場由上游原材料緊缺所引發的“漲價潮”,也正開始向下游傳導,一點點“侵蝕”著整車企業甚至消費端。“相比于零部件供應商,整車企業對成本上漲的消化能力相對強一些。”白明表示,對于整車企業而言,一部分漲價的成本壓力可以自行消化。但與以往不同的是,此次多個細分領域在同一時間出現漲價。面對這樣的情況,一旦整車企業漲價的壓力增大,為了維系運營,就不得不通過終端漲價的方式來保證利潤。因此,未來,‘漲價潮’也可能從供給側傳導至銷售端,進而影響到終端消費者。

? 零部件企業“各顯神通”

“我不認為,漲價是短期的行為,尤其在全球疫情的影響下,供需矛盾更突出。未來,漲價可能成為一個持續性事件。”上述電機企業相關負責人表示。有行業研究機構預測稱,受供需形勢影響,汽車產業鏈上游漲價將持續一段時間。

“漲價潮”席卷而來,牽動著整個汽車行業。那么,未來何時會出現轉折點?采訪中,疫情因素成為了不少人共同的答案。

“由于發達國家疫苗接種整體快于發展中國家,今后,全球的產出缺口將進一步擴大,通脹壓力進一步增加。通脹壓力的緩和,可能要等到發展中國家生產實現較大恢復后。”上述宏觀經濟分析師表示。

“不同細分零部件市場的緩和周期不盡相同。”白明稱,比如對于芯片的影響周期相對短些,汽車芯片供需矛盾的時間差,依靠市場的力量很快就可以彌補。但對于不少大宗商品而言,存在一個投資建設的周期,因此,影響是周期性的。

國軒高科相關負責人表示,根據綜合研判,本輪價格上漲是基于市場供需失衡帶來的短期波動。今后,供給體系與市場需求最終會形成一個較為平衡的狀態,且在產能利用率提升、規模化、合格率提升、技術改進、管理優化等因素帶動下,動力電池成本仍有較大下降空間,產品價格下降依然是大趨勢。不過,具體價格回落時點及回落幅度還有待觀察。

面對這場漲價“震蕩”帶來的危機,不少整車企業與零部件供應商都在尋求破解之道,以維系自身發展。

華域汽車在投資者互動平臺表示,通過與各主要供應商建立原材料價格聯動機制,加強成本與價格聯動管理,同時持續進行技術工藝的改進,降低損耗,目前影響總體可控。

面對此次漲價,國軒高科積極與上游材料廠商及車企溝通,同時以內部生產管理優化、工藝技術改進、產品合格率提升等方式減少原材料漲價帶來的影響。據悉,國軒高科早已完成產業鏈布局,與上游材料廠商保持密切合作,部分鋰電池原材料可實現自給自足。

對于調整供應商以降低對部分廠商依賴的途徑,前述電機企業相關負責人指出:“在動力總成等核心零部件領域,供應商都經過了長時間的測試和認證,不能像其他行業一樣隨時、隨意調整供應商。”

相比于動力電池企業憑借自身實力的“有恃無恐”,輪胎行業則選擇了穩定經銷體系,以謀求長遠發展的方式。

某輪胎企業相關負責人向記者表示,在市場價格波動中,最重要的是穩定住自己的經銷商體系。對于原材料上漲,一般是生產企業自己消化一大部分,然后剩余的分批次漲價或盡量自己消化完。輪胎企業還需要在大的行情上做好預測和把控,如果還有漲價趨勢,盡量在價格低點多備一些原料。“上調價格是一件非常慎重的事情。國內許多輪胎企業都有對經銷商的價格保護方案,比如經銷商現在進貨,兩個月以內如果價格下調,生產企業將給經銷商退差價。”他透露。

袁飛也告訴記者:“對于生產企業來說,大環境不好的時候,穩住市場是關鍵,只要經銷商體系還在,就有繼續發展的希望。”

精進電動董事長余平表示,就經濟規律而言,原材料價格上漲帶來一定程度的市場波動,但市場調節機制將使得行業的供需關系最終處于一個平衡的狀態。因此,整車企業和各級供應商,一方面要順應市場規律及時進行產能及價格的調整;另一方面,也需要整零協同,通過不斷的創新降低成本。比如,精進電動一直通過持續創新提升性能指標,做出更高功率密度的電機產品,不僅助力了整車的動力性和輕量化,同時也降低了相應的金屬物料成本。因此,長遠來看,協同創新是一個大方向。

據了解,精進電動與北汽福田合作,今年以來在4.5噸物流車上率先采用高速單減系統替代直驅電機,將稀土永磁、銅線、硅鋼片的用量降低了55%,做到了成本“不升反降”,助力整車實現了輕量化目標。

編輯:龐國霞

標簽:  汽車零部件
相關新聞:
免責聲明:
1、凡本網注明來源:亞洲新能源汽車網www.mralilove.com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稿件,版權均為亞洲新能源汽車網www.mralilove.com獨家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在轉載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亞洲新能源汽車網www.mralilove.com違反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;
2、圖片來源于網絡,如有侵權,請聯系我們刪除;
3、本網部分文章系轉載,轉載均注明來源,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,所表述意見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;如涉及版權及其他問題,請聯系我們刪除,本網擁有最終解釋權。
關于我們

網站介紹

合作客戶

誠聘英才

聯系我們

服務項目

金牌會員

品牌廣告

網站建設

公眾號
微信群
QQ群
聯系我們

0755-21036319

我們隨時等待您的來訪!

24小時在線客服

www.mralilove.com 深圳市貓頭鷹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| ICP備案:粵ICP備18000966號

337p日本欧洲亚洲大胆,亚洲专区中文字幕视频专区,亚洲不卡中文字幕无码